1. <form id='zi26r2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zi26r2'><sup id='zi26r2'><div id='zi26r2'><bdo id='zi26r2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韩国高考残酷物语,中国学生听了都怕

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7-11 19:56

            每一个中国学生,都忘不了曾经被高考所支配的恐怖。那种做不完数学试卷的崩溃感,甚至能一直持续到毕业数年,午夜梦回,惊出一身冷汗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你疑心只有中国学生的命运如此坎坷吗?不是的。与我们隔海相望的韩国,那里的年轻人同样摆脱不了应试教育的桎梏。


            甚至于,韩国高考早已不是单个学生的较量,而是家庭、阶层与社会之间的战争。


            -1-

            穷学生,早已输在了起跑线上


            凌晨两点,韩国。大多数人已沉沉睡去,网络上的直播世界却热闹如白昼,吃鸡、ASMR、聊天、唱歌、吃东西……在满屏的喧嚣中,还存在着一个安静而特别的群体:直播学习的韩国考生。


            蹲守直播的,同样也是考生,允艺媛(音译)就是其中之一。每次写作业前,她会先打开手机里的直播,“只有亲眼看到别人的努力才能刺激到自己。”



            16岁的韩国少女艺媛,生活中没有漫画书、Kpop或Naver八卦,只有学习、学习、学习。她每天在书桌前端坐十几个小时,一刻不停地抄写教科书,抄到闭上眼睛也能写下来为止。


            握笔的右手写到疼了,没力气了,她就用橡皮筋将手绑起来,靠着手腕的力量继续写。



            艺媛是一名初三学生,正在为中考备战。出生于韩国益山一个普通家庭的她,给自己设定的目标,是一年学费1000万韩元(约6万人民币)的首尔私立高中。


            艺媛的梦想是考上医科大学,成为一名医生。为此,她必须在16岁这年考上医科大学通过率最高的一等私立高中。


            就像是一场层层闯关的单机游戏,只要有一关输了,那就Game Over了。



            尽管艺媛的成绩已是全校第一,她依然没有把握。在韩国,来自小地方的学生天然输在了起跑线上,“同学们都知道,房价越高的地方,越容易考上名校。”


            相比那些教育资源好、眼界也开阔的首尔学生,艺媛形容自己是一只井底之蛙,她只能不分昼夜、不知疲倦地往前冲,才不至于被甩得太远。


            “同样的地方,有人坐KTX30分钟就能到,我却要花上3个小时。虽然也能去,但特别麻烦。”



            早熟的艺媛,从未抱怨过辛苦。在她看来,这场起点不同的比赛中,唯一公平的,只有时间。


            艺媛把每天的学习计划排得满满当当,吃饭、上厕所都有限制,安排给睡眠的时间更是不足三小时。为了保持清醒,她瞒着父母在抽屉里藏了许多咖啡,每天都要喝上好几罐。


            韩国学生中流行一种“四当五落”的说法,意思是,一天睡四个小时的考生会当选(考取理想学校),睡五个小时的则可能落榜。


            在艺媛的幻想中,她一旦躺下,就会有无数同龄人从她身上跨过去,超越她。



            艺媛最终考上了心仪的高中,然而还没来得及庆祝,她又迎来了新的难题。尽管整个假期都不敢懈怠,每天八点起床上补习班,艺媛还是不得不面对人生中第一张惨淡的成绩单 —— 曾经全校第一的她,在新年级的359人中,排名313。





            艺媛所经历的绝望,明基两年前就经历过,如今他仍深陷其中。“差距一旦拉开,无论再怎么努力,都难以追上。”


            出身贫寒的明基,通过了社会关怀对象的选拔,得以入读优等生云集的科学高中。升入高中后,他发现自己比同龄人落后了一大截 —— 班上其他同学早已学完了高中课程。


            更让明基伤心的是,班上不少同学认为,学校里的差生大多来自社会关怀对象。


            韩国高中生喜欢用上层、中层、下层来区分成绩不同的学生。上层学生闭着眼睛都能考80分,而像明基这样的下层,怎么努力都考不过50分。



            据统计,在明基就读的科学高中里,普通学生家长的工资,与拿基本保证金的家长之间有约500万(约3万元人民币)的差距。而这样的差距,能对子女的高考成绩产生约43分的影响。


            无数像明基这样没有背景的孩子,正试图凭借一己之力,跨越这道43分的鸿沟。


            -2-

            自私的教育


            一个韩国考生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:


            08:00,上学;

            16:00,下课,自习;

            21:00,放学,到补习院上课,或读书室学习;

            23:00,到了韩国规定的补习宵禁时间,回家。


            许多考生还会在回家后持续学习到凌晨。


            据统计,韩国高中生平均每天要花16小时在学习及其相关活动上。这意味着,他们根本没有精力做其他事情。就像一只困在巨大转轮里的仓鼠,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跑,即使精疲力竭也不敢停下。


            想要攀登高山,仅仅依赖学校里的资源是不够的,约四分之三的韩国学生会在放学后转身步入补习院。


            相比连上课打瞌睡都不管的高中老师,补习院的老师要负责得多。


            “学生一到补习班,家长就会收到短信通知,结束后又会收到另一条短信,告知学生当天的学习情况。每个月,老师还会给家长打两到三次电话。”


            早在2011年,韩国父母们花出去的补习费就高达180亿美元。


            经济再拮据的父母,都会砸锅卖铁为孩子筹钱。实在上不起的,还有差一点的选项,就是购买补习院推出的线上课程。



            补习班的费用,咬咬牙也能省出来。可还有一些同样能左右高考成绩的“软指标”,价格要昂贵得多。


            这便是上世纪90年代引入的“高中综合生活记录本”,里头详细记录了学生在校期间的全部表现,包括课程分数、出勤状况、课外阅读、获奖经历、社会实践等内容,并按照九个等级标出成绩。


            这本薄薄的小本子,是韩国大学面试时最重要的评价参考,无论学生还是家长都为此绞尽脑汁。


            政府实施这一制度的初衷,是减轻应试教育的负担,推行素质教育。然而一切不以试卷分数为标准的考核,都能被金钱左右。


            家长丁某决定为参加校内竞赛的女儿聘请家庭教师,“孩子一个人是不可能得奖的,必须找个老师一起比赛。”她忍不住感慨,所谓漂亮的生活记录本,不过是花钱堆出来而已。



            在韩国,特目高、自律高中的私立高中、以及江南三区(瑞草区、江南区、松坡区)的普通高中,被统称为“金汤匙高中”。


            只要进了“金汤匙高中”,即使学生不上心,老师们也会主动安排丰富的课外活动,帮助学生一项项填满生活记录本,到了高三再反复修改润色。


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“泥汤匙高中”的课外活动,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逊色不少。

            位于江南的一所高中。2016年首尔大学的新生中,近一半的学生都来自“金汤匙高中”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还有一样东西,有钱也买不到,被上流社会牢牢抓在手里 —— “情报”。


            对韩国学生来说,考大学,不仅仅是在高考那天奔赴考场那么简单。参加哪种招生、去哪些学校面试、准备哪些材料……都是需要细细斟酌的。


            在这样一场信息不对称的牌局里,始终占据有利位置的,是一个著名群体 —— “江南妈妈”。



            居住在首尔江南区大峙洞的一位母亲,与其他家长组成了特别的“高考小分队”。


            妈妈们在小圈子内交换招生信息,分享值得信赖的私教老师。如果哪位妈妈把信息泄露出去,将会被毫不留情地驱逐出群。群内地位最高的,是一位成功将孩子送进首尔大学的前辈母亲。


            在韩国,高考已不是学生之间的竞争,而是家庭、阶层之间的竞争。像“江南妈妈”这样的特权阶层,正在通过“教育垄断”的方式,进一步巩固自己及家庭的利益。


            事实上,寒门已难出贵子,贵子都出自江南。


            圣公会大学非政府组织研究生院长金东椿评价,这样的应试教育,不为建设祖国、造福社会而生,只为获取地位、跨越阶层、解决就业存在。越是在这种制度下胜出的人才,越是容易变得自私。


            寺庙内,一位家长带着考生的照片祈福。


            -3-

            韩国高考有多难?


            让每个韩国考生闻风丧胆的高考,全称“大学修学能力考试”,简称“修能”,于每年11月的第三周举行。


            高考当天,全民戒备。股市顺延一小时,政府推迟一小时上班;考场附近实行交通管制;出租车将免费接送考生;警察也守在各大路口,确保全国60万考生能准时赶赴考场。



            韩国特有的“应援文化”也出现在这里。大批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拉着“金榜题名”的横幅,敲锣打鼓,高喊口号,甚至下跪磕头。



            这些不输中国的夸张架势,全都指向了同一个残酷的现实 —— 在韩国,一考能定终身。


            这场关乎人生的考试,从早上八点持续到下午五点,一天之内考完五科。考生们带着便当奔赴考场,展开长达九小时的奋战。

            与中国高考最大的不同是,除了数学有主观题之外,其它科目全部是客观题(选择题),也没有我们所熟悉的语文作文与英语作文。


            完成这些题目并非易事,英文试卷常常被抱怨阅读量过大,数学部分也会涉及微积分、矩阵等中国学生在大学才会接触的知识点。


             答对率只有0.08%的数学题


            -4-

            比高考更残酷的社会


            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学院的金星玲(暂译)曾经以为,只要考上了名牌大学,从此就能高枕无忧。然而面对同侪的压力、就业的艰辛、职业规划的迷茫……她20多年来深信不疑的价值观开始崩塌。



            首尔大学的毕业生尚且如此,非名校毕业生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。据统计,2017年韩国年轻人(15岁至29岁间)的失业率高达11.2%,其中三分之一的人拥有大学学历。自2006年起,韩国应届生的工资数额便再无增长。


            韩国开发研究院(KDI)公布的《青年失业率缘何上升》报告指出,韩国青年的能力差距非常小,集中于中间值。


            处于中间值的年轻人倾向于寻找办公类、生产类等中等水平的工作,然而由于信息化革命,这类工作岗位正在迅速减少。


            简而言之,能力中等的年轻人太多,大企业进不去,低技能工作不愿意做,中等技能的岗位却在减少。人才与岗位的不匹配,造就了如今扭曲的韩国社会现状,“大学生满街跑,水电工却找不到。”



            面对严峻的就业环境,“铁饭碗”成为了年轻人眼中最理想的职业选择。在2016年韩国九级公务员招聘中,超22万人竞争4120个名额,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。


            排名第二顺位的是大企业。有学生表示,“大学四年,什么社团都不用参加,去三星辅导班就够了。”


            而中小企业,是万万不能去的。不但不稳定,非正式的岗位难以转正,就算转正了,工资也涨不了。大批年轻人宁愿失业,也不愿将简历投至中小企业。



            再退一步,找到理想的工作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?不是的,社会分分钟教你做人。


            韩国统计厅公布的《2017年社会调查结果》显示,超过六成的就业者存在雇佣焦虑,担心未来会面临失业或改行。经济低迷、失业率高企、阶层固化……许多年轻人将韩国比喻成“地狱朝鲜”。


            -5-


            正在书桌前满头苦读的考生们并不知道,只有在试卷里,才存在着所谓的正确答案。


            当然,“地狱一般”的社会生活还过于遥远。他们眼中,目前只有“顺利考上大学”这一个烦恼。


            高考就像一堵高墙,每个学生都拼尽全力翻过它,却对墙后的风景毫无准备。


            学生们唯一能想到的,是高考结束后的那个短暂假期,他们的愿望都很简单:尽情地休息,和朋友通宵庆祝,或者看一场Idol的演唱会。

            powered by 励志文章网 © 2017 WwW.funplaytoy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