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zi26r2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zi26r2'><sup id='zi26r2'><div id='zi26r2'><bdo id='zi26r2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王骄:高考之后,我们的爱渐行渐远

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7-11 21:36


            星梦文摘

            品读原创,从这里开始


            【作者简介】

            王骄,笔名:秋零,云南昆明人,一个热爱写作的中文系大学生,一个喜欢秋天的九零后(笔名的来源),一个多愁善感的大男生。目前在简书平台上发表了二十八万字的作品,对写作这件事怀着崇高的使命感。为人低调谦逊,温和大方。

            文/秋零


            依稀记得多年前的那个傍晚,我带着琉璃去旅行,我和她坐在红旗水库边上的草地,我们身后是一片整齐的人工林,一些人在那里野餐;面前是广阔的水面,一艘游艇满载着游客,飘荡在宽阔的水面上,游客们都穿着橘红色救生衣,满脸笑容观赏着湖光山色,流连忘返。


            红彤彤的太阳悬在地平线上,水面反射着金色的阳光,将琉璃清秀的侧脸勾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。一群白色的水鸟栖息在水库中央的小岛,几只水鸟追逐着游艇尾部荡出的“人”字形波澜,争抢着游客扔出的几块面包屑。


            我记得当时高考已经结束,在闷热的八月份,潮湿的空气里,仿佛可以嗅到不少落第考生的湿漉漉的心情。录取通知书一到,我才意识到,这可能是我和琉璃的最后一面。在现实面前,我的力量显得那么薄弱而又卑微。


            那时,我和琉璃已经认识三年了。我的整个高中都有她的影子。高一军训时,我们一同暴晒在太阳底下,她穿着军训服,齐颈的短发轻轻地盖在额头,眉毛忽隐忽现,白皙的皮肤被阳光晒得发红,几绺头发被汗水浸湿,软绵绵地贴在脸颊上。


            见不得她无力的眼神,我给她买了一瓶水,这大概是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,故事也从那个时候开始。


            故事的过程俗套得让我不想再多讲,少男少女坠入情网,陷入情沼火热得不可开交。


            高二时,我和她早已是同学眼中的情侣。我和她时不时地走在一起,一起自习,一起吃饭,一起走路,每个节假日都会互送礼物,情人节也会对彼此讲许多情话,写给彼此的情书多到可以装订成册。


            高三时,高考临近,白天我们互不打扰,每个夜晚我都会送她回寝室,在门口角落拥抱吻别,越发珍惜越来越紧的时间。放假一起出去玩,爬山,坐摩天轮,溜冰,约定大学还要在一起。


            她究竟是凭什么吸引我的呢?是清秀的面容,忧郁的气质,还是单纯的微笑?以前我不相信“一见钟情”这个词,让我看一眼就喜欢上的,除了商店橱柜里的漂亮衣服,就是从未吃过的美味雪糕,对一个女孩子一见钟情,哈哈,这又不是写小说。


            但是,当有人问你,你喜欢上了谁,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,你也答不出来。无声无息,好像没有发生,却又确实存在。只是自己硬要坚持,自己没那么轻易沦陷。


            一开始,我没想过和她会有怎样的故事,舍友想象了很多情节,对于他们的计划,我仿佛置身事外。一切显得那么自然,没有轰轰烈烈的告白,没有你侬我侬的热烈。


            真正的感情开始了最好平平淡淡细水长流。


            虽然彼此谁也不说,但认定一个人,似乎也不需要特意的交代。


            在一起三年,懒得管什么高考什么白眼,所有老师棒打鸳鸯也没用,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我对所有企图拆散我们的势力都不屑一顾,我依然每天晚上送她回寝室,路上碰见班主任仍会笑嘻嘻地问好。


            班主任见状只好睁只眼闭只眼,称赞我比他年轻时要主动:你小子还真敢明目张胆!


            高考结束后,我支开要来接我回家的父母,然后送她回家,回家的路上,她就坐在我身旁,大巴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车窗外裹满浓雾,风夹着细小的雨滴,在玻璃上划出错综复杂的线路,雨刮器不停地刮来刮去,两人不约而同地心事重重。


            是不是毕业季也就意味着分手季,是不是所有毅力不堪一击只因时间无敌?那是个坎儿,我们都要面对。


            接到录取通知书,我约她出来见面,她坐了两个小时的大巴来找我,我开着一辆雅马哈电动车去车站接她。


            那一整天我都在陪着她,逛完了城里的大商场,给她买了许多衣服,只要她喜欢,我全叫服务员打包,把我假期在超市打工赚的工资全部花光。然后我们去大排档,把里面的所有小吃挨个吃了一遍,麻辣烫烧烤牡蛎鱿鱼……


            傍晚,我带她去红旗水库看日落。


            我和她坐在红旗水库边上的草地,身后是一片整齐的人工林,一些人在那里野餐;面前是广阔的水面,一艘游艇满载着游客,游客们都穿着橘红色救生衣,满脸笑容观赏着湖光山色,流连忘返。红彤彤的太阳悬在地平线上,水面反射着金色的阳光,将琉璃清秀的侧脸勾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。


            这日落可真好看。


            “要是没和你谈恋爱,恐怕我现在都在北大了。”她总是这样对我说。


            “可是你为什么谈了。”我说。


            “很多事情我没法左右,谈了就是谈了,我又没说后悔。”


            她转移话题说:“我要走了。”


            “我留下来。”我淡淡地说。


            所有人都去了远方求更长远的发展,只有我留在贫瘠的云贵高原,我的家乡。大学的时光缓缓拉开帷幕,未来我会遇见更多姑娘,她也会遇见更多帅哥,所有的不可预测,果真像小说的情节。


            有人会说,要真想在一起,干嘛不填同样的志愿。但我们填了,会被哪个志愿录取,谁知道呢?命运最后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。我只好用情感专家惯用的话语安慰自己: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
            她什么也没说,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
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给她开了间房,但我没和她一起住。在外人看来,倒是我不懂得珍惜机会了。其实我和她做过的最过分的事,好像就是接吻了,没想那么多。


            第二天她就走了,无声无息地走了。一大早的去找她,发现房间已经空了,给她打电话,她说已经在车上了。


            然后我的初恋就结束了。


            坚持了这么多年,真的不容易,要想再坚持下去就更不容易。更何况未来两人会分隔异地,见一面都难,要如何慰藉那两颗孤单的心呢?从昆明到上海,那可是两千三百多公里啊!


            所有的嘘寒问暖,都会细若游丝,我俩仿佛相隔数万光年,所有的信息都会在遥远的距离里慢慢衰减。然后时间后来居上,成了我们两人共同的情敌。


            那个夏天,我整个人都十分落魄,陪伴自己多年的恋人走了,这段感情注定无果而终。


            许多感情都这样,在现实面前太容易崩坏,毫无抵抗力。高中一毕业,只要命运没有眷顾,两人分隔两地,基本上就没戏了。


            我在想,异地恋要是能修成正果,那一定能十分强大,强大到极不容易分开,因为异地恋最后能走到一起真的不容易。


            不容易到我和琉璃都不敢挑战异地恋。上大了学,我遇见了别人,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重新开始了新的爱情。但琉璃跟我说,她只用了一个月。也苦笑我自己。


           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,好像我最单纯的爱情,全给了琉璃。


            初恋做到这个份上,我也不应该有什么遗憾了。我只能祝福,祝福琉璃也祝福我,付出自己的努力能够享受爱情带来的美好,忘记我们最初的牵绊。


            祝你们幸福是假的,但祝你幸福是真的。


            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平台编辑(QQ:3211721296)授权。


            分享|阅读|生活|电影|鸡汤

            《星梦文摘》旨在收集发布精品美文,品读原创佳作,陶冶心灵情操,分享人生喜悦。诚挚欢迎全国各省、市知名作家、文学爱好者授权转载发布原创佳作! 

            1、投稿信箱:xingmengwz@163.com

            2、投稿QQ:3211721296

            3、投稿微信:xingmengwz

            4、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,并附上作者姓名、个人简介、生活照片。

            5、稿件须为原创作品,切勿一稿多投,文责自负。

            支持原创    长按赞赏

            赞赏不赞赏无所谓

            记着在右下点个 

            转发亲朋就是最好支持!

            powered by 励志文章网 © 2017 WwW.funplaytoys.com